河北鑫源瓦业专业生产小青瓦,装饰立瓦,瓦条,灰瓦厂家,古建窗花,砖雕,砖雕厂家,古建砖雕,仿古砖雕,古建面砖等古建筑用材厂家

栏目导航
新闻资讯
经典案例
砖雕浮雕 70cm凤戏牡丹

砖雕浮雕 70cm凤戏牡丹

松鹤延年砖雕赏析

松鹤延年砖雕赏析

仿明清时期砖雕松鹤延年

仿明清时期砖雕松鹤延年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13930005597
邮箱:704202834@qq.com
地址: 河北省邯郸市永年区七方工业园区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砖雕简史
浏览: 发布日期:2018-11-22
         砖雕的初步使用,也就是它的雏形是从住宅建筑开始的。住宅是人类基本的生存要件之一,也是人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西安半坡村仰韶文化遗址,以丰富的信息遗存,让今人推想六千多年前四五十座房屋聚集的村落,标志着原始建筑空间组织观念的启蒙;由夏代延续到商代的河南偃师县二里头村遗址,一万余平米的面积内,遗存着许多廊庑和殿堂的柱洞。可以说,从穴居发展至窝棚屋舍,人类不断地发挥着自己的才智,这其中包含着强烈的抵御寒暑、防御兽害、阻止外族等人类本能的自然生存精神,同时还表现了非凡的超越自我的渴望。砖雕,便是这种渴望的具象形态的最佳载体。
         商周方砖——砖雕的早期形态
         砖,在古代主要有方砖、条砖、空心砖三大主要类形。亦有特制的楔形砖和企口砖等个别类型。
         方砖大多饰有模印的双钩、方格等纹样,用于铺砌重要建筑的地面。
         条砖,又称“小砖”,早期用于铺设下水道、衬井壁、铺砌墓室,后期主要用于营建房屋。
         空心砖,又叫“空腹砖” 、“空砖” 、“圹砖” 、“郭公砖” 、“琴砖” 、“亭长砖”等称谓,多为长方体,体积庞大,内部空而不实,主要用于陵墓的墓室。
         砖作为建筑材料在我国历史悠久,历史遗存的古砖弥足珍贵,上面往往镌刻制作年代、吉祥语或图案文样,是研究砖雕发展脉络的重要资料。
         陕西扶风的晚周遗址曾出土过铺地方砖,说明周代已出现砖,并开始用砖铺地。这也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最早的印有纹样的砖制品。
        条砖和空心砖比方砖晚-些,出现于春秋战国时期,砖雕工艺初露端倪。这-时期的遗址常见模印花砖,纹样有绳纹、回纹、米字纹等。河北易县燕下都遗址发现的回纹方砖堪称精美,邯郸赵王城遗址的花砖残片有好几种纹样,凤翔秦雍城遗址中出土过表面有纹饰的空心砖,特别是晋南、陕西、山东西部、河南等地出土的空心砖,都具有鲜明的地域性。如河南洛阳出土的空心砖,多为阴文,花纹个体较大,分布松散,线条流畅,题材有朱雀、飞雁、虎、卫士等。而河南郑州出土的空心砖则多为阳文,花纹个体较小,排列紧密,题材以舞乐、骑射、田猎等为主。
由此可以推断,商周时期印制的方砖应该是砖雕的早期形态。
         秦砖——砖雕材质的飞跃
         秦砖,在我国建筑史上久负盛名。“秦砖汉瓦”作为中国古建筑的文化概念,不仅-直是人们所推崇的传统建筑材料,也是长期以来民间对中国古代建筑业和砖瓦材料的起始在民俗理念上的-个标志。特别是秦灭六国,建立了统一的中央集权的封建王朝,国势强大。在建筑设施上,有著名的万里长城、全国驿道和空前规模的阿房宫。此外,还大修陵墓、水利建设等等。其每项工程都动用数十万人工服役,造成前所未有的建筑高潮。这都为砖的使用提供了广阔的领域和发展空间。
         秦砖是以富含多种矿物质的骊山沉泥为原料,烧制后愈加坚固,故有“铅砖”之称。其颜色青灰,质地坚硬,制作规整,浑厚朴实,形式多样。秦砖在模压成形的基础上,以模具加印纹饰,包括云纹、回纹、绳纹和圆形、菱形、s形等纹样。陕西咸阳秦都宫殿遗址出土的龙纹空心砖,砖面龙形矫健,雕刻精细,构图饱满,是秦代画像砖的精品。
秦砖的出现和广泛应用,也使砖雕的创作有了更好的材质依附,在客观上推动了砖雕的发展。
           瓦当——砖雕永恒的伴生物
           瓦当,是中国古建筑不可缺少的重要建筑材料之一,作为古建筑檐头筒瓦前端的遮挡物件,具有固定瓦件和美化建筑的作用。同时也是砖雕屋顶装饰的重要组成部分。
           瓦当,或写作“瓦挡” 、“瓦珰” ,或称“勾头”。最早见于西周晚期。陕西扶风召陈村的西周晚期大型建筑遗址,曾发现很多不同形式的板瓦和筒瓦,并有纹饰与铜器的重环纹相像的半瓦当。瓦当,因其位于榱(即椽子)之上而得名,班固在《西都赋》中曾描绘“裁金碧以饰珰”。同时,“当”字本为“挡”之初文,即含有遮挡、阻挡、抵挡之意。在瓦当铭文中,有“都司空瓦” ——自称为瓦;有“兰池宫当” ——自称为当;还有“长陵东瓽” ——自称为瓽等等。从实用角度看,瓦当的作用在于蔽护檐头,挡住上瓦下滑,并可遮盖两垄瓦间缝隙。而其丰富的纹饰,又为建筑本身增添了无穷韵味和神秘色彩。
 
 
          (1)    战国瓦当
 
         瓦当在各代传承中,式样,花纹,风格不断变化,各不相同,表现出鲜明的时代和地域特色。陕西、山西、山东、河北、河南、江苏、四川、甘肃、青海等地都有瓦当出土。                   
          战国时期,瓦,瓦当的应用已经十分普遍。《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中,就有“秦军鼓噪勒兵,武安屋瓦尽振”的描写。河北易县燕下都遗址出土的瓦当纹饰多为动、植物之类,有的筒瓦背上也饰以精美的纹饰。各诸侯国生产的瓦当式样和图案更是丰富多彩,各具特色,以半圆形瓦当为主。纹样早期是兽面( 饕餮 )纹,以燕国使用为多。周国虽也多用饕餮纹,但已趋于简化,只突出饕餮的双目。后逐渐向云纹、卷云纹发展。齐国以树形纹、文字纹为主。此外,还有与关东六国相似的山形纹、树纹和云纹等。
 
          (2)    秦汉瓦当
 
          秦汉瓦当多作圆形,纹样更为丰富。秦早期的动物纹样鹿、鸟、昆虫等单-动物,后来才有组合成多种动物纹饰的瓦当。其边缘开始出现单线弦纹或绳纹组成的圆圈,瓦当被分为内外圆两部分,外圆再用双线分成四个扇面形,内刻绘两个相同的鹿、鸟、昆虫等动物图案。陕西咸阳秦都宫殿遗址出土的瓦当便是很好的佐证。此外,云纹也是秦统一六国前后的瓦当主要纹饰。并有两种介乎于云纹与动物纹之间的变形云纹瓦当。其-是以卷云作蝉的翅膀,桃叶形纹样作蝉身,蝉眼则在蝉身前端两旁以小圆点表示;其二是六方对称的蝴蝶形云纹,以云纹作蝴蝶翅膀,柳叶形纹作蝴蝶身,身前两端的小圆点便是眼睛。还有些是模仿铜器、玉器的手法。植物纹瓦当则以八瓣莲花纹最为典型。
         秦汉瓦当还有相当-部分是文字纹饰。其少则-字,多则十余字不等。有单纯文字和文字与图案相结合两种类型。有篆书建筑题名,如“羽阳千秋” (秦羽阳宫所用) 、“长陵西神” (西汉长陵宫所用) 、“宗正宫当” (宗正寺所用) 等,及“延年益寿” 、“万寿无疆” 、“长乐未央” 、“长生无极” 、“千秋万岁” 、“与天无极” 、“永受嘉福”等吉祥语字纹样,或植物纹、如意纹等。汉晚期瓦当则以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神造形最为完美,文字瓦当也增加了记事志念文字,如“汉并天下” 、“汉廉天下” 、“单于和亲” 、“单于天降”(北方边塞所用) 以及“西海安定元兴元年作当” (东汉西海郡所用) 等等。
 
          (3)    魏晋南北朝瓦当
 
        魏晋南北朝时期,魏晋圆瓦当以云纹为主。西晋则在云纹外加一圈锯齿纹。文字瓦当少见。从十六国到北朝,瓦当的云纹更趋简化,有“大赵万岁” 、“长山常贵”等文字纹。北魏以“万岁富贵”为多,字体介于楷隶之间。南北朝瓦当的主要花纹有两大类,一是文字,如“传祚无穷” 、“万岁富贵” 、“保子宜孙”等,或在瓦当上做成九格,格内写字,读法与汉代的旋读法不同,基本上是按上下左右或上下左右的顺序;一是莲花纹,这与当时佛教兴盛密切相关。早期莲花瓣突起,呈双瓣;晚期渐低平,多为单瓣。此外,还出现了忍冬纹和兽面纹。
 
         (4)唐宋以后瓦当
 
          唐代瓦当以莲花纹最为常见,较南北朝更为华丽。到五代和宋初,莲瓣纹已变成了长条状,形似菊花。
宋辽时,龙凤、花草、莲瓣、兽头等为瓦当的常用纹饰,文字瓦当少见。同时,兽面瓦当在以后渐渐取代了莲花纹的瓦当,并传播到北方的契丹、女真和西夏。宋元时期兽面瓦当的兽面上鬣髦甚多,纹理也非常繁复。
           明清时期的瓦当比历代更加丰富多样,除广泛运用各时期传承下来的传统纹样外,还多采用蟠龙纹饰。
           近现代的瓦当,更是将纹饰的应用发挥到了极致。在继承中发挥和创造,常见的纹样既有龙凤、花草、莲瓣、兽头等古朴式样,也有仙人,人面及寿、福、喜等文字纹样。
           此外,瓦当下面的滴水瓦件,亦多饰有花草、动物纹饰。
         可以说,瓦当,是伴随着古建筑的发展而发展,在建筑材质和建筑载体上,既是砖雕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也是砖雕永恒的伴生物。
 
.       汉画像砖——砖雕趋于成熟的标志
 
        汉代,是中国封建礼仪、制度、风俗形成的极为重要的年代,许多东西从此延续几千  年。虽然画像砖在战国时期就已有生产,但鼎盛于汉代。汉画像砖可以说是真正意义上的砖雕走向成熟的标志。
画像砖是在前朝各种带有纹饰的砖的基础上,随着修陵墓之风而发展起来的。既是建筑结构的一部分,也是一种室内装饰画。其装饰性极强,画面多用雕好的木质模型印制而成,也有直接在砖上雕刻,有的还加施色彩。有方形和长方形等几种规格。多数为一砖一幅画面,亦有上下分两个画面的。其内容丰富,构图饱满,造型简练,富于变化,多表现封建贵族宴乐、车马出行等生活,以及割禾,制盐、采莲等劳动生产和市井风俗等等。特别是汉代推崇儒家思想,并作为立国之本。“在家为孝子,许国是忠臣”为当时人格塑造的时尚模式。而“一饭之德必偿,睚眦之怨必报”则是其广大民众所倡导的民风。因而,以忠孝节义为题材的画相砖亦是不胜枚举。目前遗存出土的画像砖主要分布在山东、河南、江苏、陕西和四川等地。一因地域不同,有表现出或质朴厚重,或雄健生动,或灵动洒脱,或巧迁飘逸等不同的风格。
西汉时期,盛行发断于战国晚期的空心砖墓。而东汉时则盛行更为精致的小砖墓,尤以四川、河南一带最为典型。装饰墓室之风在客观上进一步刺激了画像砖的丰富和发展,使其不但雕工更胜前朝,构图疏密有致,形象优美生动,风格质朴古拙,而且题材内容更具现实性,神话传说、历史故事、人物传记、自然风光、建筑环境、劳动生活等等内容无所不包。如以伏羲、女娲、西王母等带有“楚风”神话内容的浪漫故事也是画像砖的重要题材。怪人、怪兽及人兽争斗的各种形象则以矫健的体态和丰满的构图,更体现一种强烈的动感和阔大雄奇的气韵。
        特别是在四川出土的画像砖还采取了中国画的散点透视法,把不同视点所看到的景物组合在同一画面里。为以后砖雕的浮雕、透雕等立体刻划技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如名为《骑吹》(或《鼓吹》)的画像砖,描绘的是车马出行时在马上进行演奏的乐队形象,生动传神。在今天看来,这是其烘托气氛、壮大阵式作用的仪仗队。其两排六人,并辔而行。前排左边之人,为领队,手持“旄头”。另外五人则手持各种乐器进行演奏。尤其是马的刻划,简练有力,就像是踏着舒曼悠远的乐拍行进一样。另名为《弋射》的画像砖,描绘的是猎人正张工搭箭的行猎场面。奇怪的是猎人张工搭箭要射杀的是那些距离他很远的飞翔于高空的禽鸟,而对近在咫尺、自由游弋的水禽却不愿加害。这其中突出地反映了汉代人所尊崇的儒家思想以及他们的行为准则,那就是对毫无思想准备的人或兽,采取突然袭击的方式去伤害对方,是不道德的,更是君子所不为的。
 
        .魏晋南北朝砖塔——砖雕应用上的拓展
 
         魏晋南北朝时期,不仅仍流行用画像砖装饰陵墓,而且砖雕的应用也从此有所扩展。特别是砖塔随佛教建筑的兴起而十分盛行,使砖雕有了更加广阔的施展空间和载体。
塔,在梵语里教“窣堵波”,俗称“宝塔”,又有“浮屠”、“浮图”之名。为佛教建筑形式之一,初为存放舍利,后亦用以供奉佛像、佛经等。形制有方、圆、八角等多种,楼层均为单数。多数为砖塔、石塔,但亦有少数木塔、琉璃塔。砖塔上的砖雕多集中于塔基、塔身和塔刹。塔基作为砖塔的主要承重构件,一般是砖雕最集中的地方。选用的题材主要有动植物花纹、佛造像及情节生动的佛教故事。塔身是砖塔结构的主题,从内部空间结构上又可分为实心塔和空心塔两种,砖雕的使用颇多,基本集中在每层塔檐下的仿木斗拱构件上。塔刹是塔的顶端部位,包括刹座、刹身、刹顶、刹杆四部分。刹座是塔刹的基础,多砌成仰莲、忍冬花叶形;刹身是套挂在刹杆上的圆环,称为“相轮”,是塔的一个显要标志;刹顶是全塔的顶尖,一般由仰月、宝珠组成,也有的雕刻称火焰、宝珠形式;刹杆,是通贯塔刹的中轴,将塔刹的各个部分逐一串起。
此外,南朝还在画像砖上涂饰色彩,题材包括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神,麒麟、龙、凤、龟四灵及羽人等神话传说和宗教故事,以及竹林七贤、伎乐、武士等现实生活的纹样。史载河南安阳北齐邺都的高阙就有使用镌刻花饰和文字纹样的砖雕。
 
.         唐——砖雕走向繁昌
 
         隋唐两代,宫殿建筑和碑石墓志空前发展,特别是唐以后,文化艺术的空前高涨,加之砖的产量和使用不断增长,对砖雕这一文化领域形成刺激,使这一时期的砖雕技艺更加精细,造型丰满,构图圆润,风格清新,立体感更强。
        唐代,盛行花砖铺地。花砖,即表面有花纹的砖。纹样以宝相花、莲花、葡萄、忍冬为主。这些砖制作出来的花形比较饱满,易于连续铺装。工艺上采取模压印花后在进行雕刻。唐代曾在唐内阁的北厅前阶设花砖道,供学士官员朝侯之用。唐李肇的《国史补》(下)中就有“御史故事,大朝会则监察押班,……紫宸最近,用六品,殿中得立五花砖”的记载。唐白居易在他的《长庆集》中,也留下了“衙排宣政仗,门启紫宸关。彩笔停书命,花砖趁立班”的著名诗句。可见,花砖在当时的使用已十分盛行,且在官方建筑中占有相当重要的位置。留存至今最有价值的唐代花砖,当属大明宫和敦煌的地砖。此外,河南安阳西北清凉山的修定寺塔砖雕,充分显示了唐代建筑的华美风格。这座单层方形的佛塔,采用菱形砖雕饰面,纹饰繁复丰满。每一菱格一个单元,莲花、侍女、童子、胡人、青龙、白虎、天马及儒释道人物共计72种图形错落有致地分布在近三千七百七十五块砖雕上,嵌砌面积达300平方米,可谓唐代砖雕精品。其四隅亦装马蹄形团花角柱,两侧加滚龙攀缘副柱,自檐部起个壁面如同覆垂的一福=幅华丽的大幔。
 
       .宋——砖雕成为等级的象征
 
        宋代,不仅出现全部砖砌的建筑,全雕凿的砖雕也出现了,以浮雕和半圆雕为主,同时还有包括地面斗八、宝瓶、龙凤、花卉、人物、壶门等若干规范做法,使砖雕有了建筑等级的意义。河南偃师出土的宋代画像砖,就生动地描绘了当时妇女日常生活的场景,形态更为写实。宋代砖雕的纹饰还多为中心对称的卷草纹,且流行在素砖或砖雕台基上涂色。
此外,金时的砖雕也达到一定水平。如山西侯马董氏墓和稷山金墓的墓室砖雕,多采用高浮雕,题材以墓主、侍仆、武士、花卉、禽兽以及孝悌故事为表现内容,造型粗犷洗练,图像饱满,展现了金代砖雕的最高水平。
 
.         明清——砖雕融入民间,跃于巅峰
          明清时期,是中国砖雕艺术的高峰。明代手工业的迅速发展,市井商业文化繁荣,科技领域的诸多突破,加上明代古建筑特色明显,内容丰富,促进了砖雕艺术的发展。从先秦至汉代以来形成的祭祀礼仪功能——刀魏晋南北朝至唐代佛教兴盛后砖雕在庙宇中的功能——再到明代则完全融入民间,被广大民间匠人和艺人接受、创造、发展到极致。纹样主要有人物神袛、祥禽瑞兽、花草山水、器物、锦文、字符等等。题材多为祈福纳吉、伦理教化和驱邪禳灾等内容。
           明代初期,砖雕还仍然是等级的标志,只在王府、庙宇等高级别大式建筑装饰中盛行。直到石雕和琉璃在明中期出现并很快成为高等级建筑的新宠后,砖雕才开始流入广大民间,在小式建筑中盛行开来。民间艺人也很快把这一艺术形式与民间百姓丰富的民俗生活紧密结合起来,创造了大量的题材广泛、寓意深刻、工艺精湛的砖雕作品,使砖雕艺术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黄金时代。
清代砖雕基本沿袭了明代的成就,艺术上更加繁琐,形式上更加世俗,范围更加广阔。社会经济发展,特别是商业的繁荣,使商人率先把砖雕艺术最大限度地引领入自家宅院建筑中。从现存的徽商、晋商等家宅中可以领略一斑。
         另外,清中叶时,由于受“巴洛客”、“洛可可”等西洋建筑风格的影响,所谓“乾隆风格”的模拟洋房盛行,其砖雕的使用更为繁复、华丽,工艺也越发精到。特别到晚清时,砖雕艺术达到巅峰,无论是雕刻艺术,还是内容题材,无不令人叹为观止。民居中,均以装饰砖雕为荣。盛行在房檐、房山墙、门楼、窗框、影壁、屋墙、屋脊、地砖等处以砖雕的房山装饰寓意深刻的吉祥图案。这些图案的构成多取“谐音”字,或以具有象征意义的动植物及其他物品的组合来说明吉祥寓意。这些砖雕的运用,既起到了装饰作用,增加了民居建筑的意韵,也抬高了主人的身价,是一种财势、地位的象征和炫耀。同时,也反映了民众的生活情趣和精神境界。
 
       .近现代——砖雕呈现低迷态势
       民国初期,砖雕的形态基本上沿袭、传承了明清的风格。在传统民居上,仍然十分盛行装饰砖雕,且延续相互攀比之风。各地区在砖雕的创造和使用上叶基本形成了与本地区建筑样式相适应的固定装饰风格和模式。
然而,随着时代的变迁,人口的急剧增加,传统的居住结构和模式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帝国主义入侵的灾难和内战造成的创伤,以及后来各种政治运动对传统文化的冲击等等,也使传统的建筑业,包括砖雕的传承、应用走向低迷。特别是公寓式等新型建筑出现后,砖雕的使用大为缩减,一些砖雕艺人不得不纷纷改行,另谋出路,致使砖雕的制作技艺逐渐萎缩,并濒临失传。